风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运城矿难鲜为人知的内幕被揭开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13:44 阅读: 来源:风管厂家

山西运城矿难鲜为人知的内幕被揭开

山西运城矿难鲜为人知的内幕被揭开

2002年5月4日,山西运城富源煤矿发生重大透水瓦斯燃烧事故,21名矿工遇难。至5月31日,找到的19名遇难矿工的善后工作已处理完毕,另外两名遇难矿工的遗体仍未找到,抢险工作仍在进行。

记者在运城采访,听到人们对矿难深层次问题的说法:有人知道不敢说,有人知道不愿说,有人知道不能说。但经过深入调查采访,记者还是掌握了大量珍贵的第一手材料。从这些鲜为人知的证据材料中提炼出来的东西,或许能够解答公众提出的种种疑问。

你争我抢的“采矿权”

早在1985年,运城地区煤炭冶金工业局(以下简称运城煤冶局)就向山西省有关部门申请开办运城地区寺塔煤矿,并任命了筹建处主任。不久,寺塔煤矿申领到了采矿许可证。之后,因采矿许可证过期未更换,运城地区丧失寺塔煤矿的采矿权。

1995年,运城煤冶局又瞄上了寺塔煤矿。2月21日,该局下发19号文件,免去原寺塔煤矿筹建处主任、副主任,任命魏守仁、贺杰分别为正副主任。

寺塔煤矿,位于临汾地区乡宁县与运城地区河津市交界处,跨两个地区的两县市。临汾地区也想将其收归名下。两地区曾因此发生过争执。

魏守仁担任寺塔煤矿筹建处主任后,便积极展开活动,欲将寺塔煤矿再次争到运城地区名下。在无法得到运城地区有关部门资金支持的情况下,魏守仁、李思科(现任运城市二轻局局长)、史全中(原河津市煤炭局局长,2002年5月26日被“双规”期间跳楼自杀)、贺杰、沈明科等5人,决定自筹资金把寺塔煤矿的采矿权争回运城地区。

在魏守仁的积极运作下,寺塔煤矿的资源被划归运城地区。1995年,山西省地矿厅为“山西省运城地区寺塔煤矿”颁发了采矿许可证。1997年4月18日、20日,魏守仁分别取得该矿的筹建许可证和企业法定代表人证。2000年7月18日,魏守仁换领了国有性质的“运城地区寺塔煤矿”采矿许可证,有效期至2005年7月,矿区面积15.9402平方公里。

沆瀣一气私分国家煤资源

采矿权到手,令魏守仁等人兴奋不已。但要开采寺塔煤矿得投入五六千万元。资金,成了无法解决的难题。于是,魏守仁等人与运城煤冶局交涉,要求在寺塔煤矿井田范围内,划给李思科、史全中、沈明科、魏守仁每人1平方公里的资源。

作为对这些人跑资源辛苦的回报,运城煤冶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因此,在15.9402平方公里的国有井田范围内,便有了李思科的劳服一号井,史全中的黄河龙门煤矿,魏守仁的富源煤矿等矿井。

魏守仁的富源煤矿,面积为0.9847平方公里,位于寺塔煤矿井田的中心地段。

1998年11月25日,寺塔煤矿筹建处出具委托书,委托并同意魏守仁担任富源煤矿的法定代表人。同年12月30日,魏守仁取得了“运城地区富源煤矿”的营业执照,企业性质为股份合作,注册资本100万元。

1999年10月20日,魏守仁又取得了山西省地矿厅颁发的“运城地区富源煤矿”的采矿许可证,经济类型为集体。至此,身为寺塔煤矿筹建处主任的魏守仁,同时拥有了寺塔煤矿和富源煤矿的采矿权和法定代表人资格。

所有权乱套了

在运城,寺塔煤矿命运多舛。

1997年,李思科、魏守仁等人在为运城地区争回采矿权并办理完手续后,寺塔煤矿筹建处、振兴集团、运城煤管局三方,于9月22日签订“关于联合创建山西省河津煤、电、铝振兴实业集团的协议”,决定振兴集团与寺塔煤矿两企业联合30年。

协议签订后,魏守仁多次前往振兴集团索取李思科等5人为跑矿投资的35万元,及为办理寺塔煤矿手续所花的费用。振兴集团未全部满足其要求,只先付了30万元。到2000年下半年,寺塔煤矿换领采矿许可证时,魏守仁两次从振兴集团拿走计12.5万元。

当得知李思科等人已从寺塔煤矿资源中给自己批了煤矿后,振兴集团于2001年初提出,让其分摊寺塔煤矿筹办费,并把资源证交回后再付账。魏守仁拒交证件,双方大吵大闹。

2001年下半年,因振兴集团内部发生变故,借此机会,魏守仁等人于2001年10月2日从振兴集团取得100万元。

据调查,魏守仁等先后数次从振兴集团得款计147万元。膨胀的私欲,使李思科、魏守仁等人,在个人分得国家煤资源之利后,又从振兴集团获得了意外的收获。

寺塔煤矿筹建处出具的“办理注册登记指定(委托)书”注明,富源煤矿的股东为:寺塔煤矿筹建处和师福章、魏庆泽、卫生堂。按约定,后3人每人入股30万元,寺塔煤矿筹建处技术入股10万元。因后3人的资金均未到位,实际上富源煤矿成为魏守仁一人独办的个体矿。

为了日后能顺利地挣大钱,魏守仁开始寻求能保护自己的对象。2000年上半年,魏守仁与运城地区煤炭工业管理局(即原煤冶局,以下简称运城煤管局)矿山救护队签订联营协议。双方约定:投产后,富源煤矿每年给救护队上交6.8万元,并在矿区内给救护队无偿提供训练基地;救护队负责矿上安全,协助煤矿办理有关手续。协议签好后,魏守仁当场交给救护队5000元。2000年4月18日,魏守仁还与乡宁县掌坡村的张顺和签订合同,授权张顺和投资开发富源煤矿,期限16年。

然而,2001年下半年的一天,运城煤管局副局长谢肃增和矿山救护队张队长,突然到河津约见魏守仁说,根据上级精神,不能搞联营了,于是双方当场撕毁了联营合同,并签了一份关于撕毁合同的合同。富源煤矿与救护队脱钩。不久,运城煤炭局生产科的邵永宁,分别两次打电话向魏守仁通报,富源煤矿一要关闭,二要给河津实行属地管理。听到这一信息,魏守仁似乎感到了煤矿末日的来临。

“四个一律关闭”占全了

在2001年国办发25、68号文件中,明确要求“四个一律关闭”:凡国有煤矿矿区范围内的;凡属国有煤矿矿办小井;凡属“四证”不全的;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并严格限定了最后关闭时间为2001年10月底。

调查证实,富源煤矿的情况占全了“四个一律关闭”,而且无主管局批复的开工报告,安全设施设计未经安全监察机构审查同意,是未经批准私自开工的基建矿。尽管如此,富源煤矿仍在国务院限定的最后关闭期限过后的2001年11月顶风开采。到矿难发生时,已卖煤三四千吨。

富源煤矿公然抗拒国务院规定的举动,被运城市(原运城地区)国有煤矿部分职工于2001年12月5日举报给国家安监局,有关部门将举报信转至临汾煤矿安全监察办事处(以下简称临办)查处。但临办两次计1.5万元的罚款,并未有效制止富源煤矿的非法开采。

就是这么一个尽人皆知、非法开采的小煤矿,运城煤管局不仅不责令其关闭,反而于2001年12月19日发出文件,将其推走,实行“属地管理”。与此同时,魏守仁也积极配合运城煤管局的移交行动,在文件下发前后,开始伪造、更新有关证件。他用工商部门1998年颁发、已作废的“运城地区富源煤矿”营业执照,套改复印为“河津市富源煤矿”的营业执照,并在山西铝厂一个体刻字摊点非法刻制了“河津市富源煤矿”的假印章,以此骗取了河津市有关部门文件,到山西省地矿部门申报了采矿许可证更名手续。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运城市煤管局至今都把富源煤矿认做“社会办矿”,而且已经到了不惜抗拒国办和山西省有关文件规定的地步。这是为什么呢?按照山西省煤矿安整办〔2001〕11号文件规定,“社会办矿”(指各级政府部门直属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开办或联办的各类小煤矿)在煤矿安全专项整治中,按乡镇煤矿停产整顿,整改合格便可复产验收,继续开采。如属“国有煤矿矿办小井”则必须关闭。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使富源煤矿在专项整治中不被关闭,运城煤管局绞尽脑汁钻地方文件与国家文件的空子,把富源煤矿定为“社会办矿”,并在国办限定的“四个一律关闭”最后期限过去49天后下发了移交文件。

那么,富源煤矿究竟是“社会办矿”,还是“矿办小井”?据记者掌握的证据材料,和国家有关部门通晓煤矿管理政策的高层权威人士,对照国家和山西省有关政策及富源煤矿的相关材料分析,认定:富源煤矿属矿办小井,早该在国办限定的期限内,由国有寺塔煤矿实施关闭。

“不给领导找麻烦”   据事故调查组5月24日取证,陕西韩城矿山救护队5月4日值班记录显示,13时20分王省三(富源煤矿职工)电话报案:山西运城富源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井下20人请求救援。14时50分,韩城矿山救护队出发,王省三带路前往该矿。

据调查,富源煤矿发生透水瓦斯燃烧的时间是5月4日10时。5月5日早上,煤矿承包人张顺和打发司机郭科学通知了煤矿法定代表人魏守仁。得信后,魏守仁便离开了河津,到5月21日才投案。

5月7日晚上,张顺和被公安机关看护,10日被刑事拘留。在数次讯问中,张顺和概不承认井下有人。17日公安人员第5次对其讯问,张才承认井下有21人。

一个十分清楚事故情况的煤矿承包人,却需要公安人员用10天时间5次讯问,才吐出矿难实情。这是为什么?

据张顺和交待,矿难发生后,因井下有人,感觉压力太大,心中害怕。怕把事情闹大了,对各级领导都不好。怕上面追究别人的责任。别人混个局长、科长也不容易,自己私下赔点钱,能完事就完事,尽量不要给领导找麻烦。

作为出事煤矿承包人的张顺和,不去积极想方设法救助遇难矿工,不去主动报告情况寻求各方支援,却首先考虑的是怕给领导找麻烦,怕那些“长”们受牵连!

在调查采访中,记者看到了有关方面提供的抢险日志。日志内容表明,5月6日14时30分,河津市安全监察局接到运城安全监察局(即原运城煤矿局,以下简称运城安监局)电话称,有人举报枣坪煤矿(属河津市管)和富源煤矿出事了。7日,河津方面与运城方面了解到的事故情况基本一致:井下有水,但无人员伤亡,判断可能发生了事故。此时,运城安监局应该是在继续调查情况的同时,迅速上报了解到的初步情况。但在调查采访中,记者并未见到运城安监局上报的文字材料。不过,记者从另一个渠道了解到这样一些可靠信息:5月10日,富源煤矿郭科学向临办递交报告,称发生透水瓦斯燃烧,井下有9人,11日郭再次向临办报告时,井下人员增至21人。

直到18日,即张顺和承认井下有21人的第二天,临办才将报告材料交给事故调查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