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玩转重机车的独行侠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2:20 阅读: 来源:风管厂家

重机车与中国渊源已深。

1923年5月7日,22岁的梁思成骑着他的哈雷摩托车,载着弟弟一起参加由北大学生组织的“国耻日”纪念活动。当车出南长街时,被北洋军阀交通次长金永炎的车撞了。梁思成严重受伤,手术急救后恢复,他却带着跛脚走完了一生。

90多年过去了,虽然重型机车在中国仍是小众娱乐,直到2005年4月,其标志性的哈雷品牌才在上海设立子公司,但是这不影响车迷们有声有色地沉迷其中。

谁在玩重机

重机车是重型机车的简称。

通常意义下的重机车,是指以哈雷戴维森品牌为代表所生产的重量大、肌肉感强、力量大的巡航、太子摩托车。如V-Rod车型,车重达到660磅,除此之外,宝马、胜利、雅马哈、印第安等品牌也生产重机车。

哈雷公司初创时的定位是蓝领,直到现在,美国的工人仍然是哈雷摩托不容忽视的消费者。

而哈雷在中国10万元到30万元的价格,决定了它只能是少数人的玩具。“整个上海只有5000张左右的摩托车牌照,牌照价格在12万元以上,除去普通国产摩托车和跑车摩托车,上海玩重机的圈子应该只有几百人。”全金属创始人,重机爱好者朱本淤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朱本淤45岁,在创建全金属之前,他一直从事婚庆行业。

2004年的一天,朱本淤开着自己的本田摩托车出门洽商。在某个交通路口等待绿灯时,他与身边的摩托车骑者对看了一眼,“你的车和我的是同一款啊,喜欢开车的话,可以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对方向他发出了邀请。

这是一位年轻帅气的影楼经营者,曾在上海拥有三家大型影楼。在他的指引下,朱本淤进入了重机圈,从此难以舍弃。

2004年时,上海的重机俱乐部只有几家,10年后,已发展到几十家了。朱本淤介绍,在上海玩重机的人群比较杂,台湾有自己的俱乐部纵贯线,境外人士也有,本土玩家也并非都是上海人,其中有很多是在上海做生意的外地老板。

在重机爱好者Melody看来,玩重机的有三种人:有钱人,想接近有钱人的人,以及骑行文化的真正爱好者。而朱本淤和他的朋友,属于爱好骑行文化的重机手工艺者。

加入重机圈以后,朱本淤开始的行径方向与多数新人大致相同:不断地最求更大的排量,不断地改装更有个性的车,从本田到雅马哈,从川崎到铃木。在2010年前,他改装了四五辆自己的重机。

2010年时,随着爱好者日益增多,重机圈中的超级富豪和明星玩家越来越多。这个人群的特点是有钱,但并不一定真正了解重机文化。他们通过改装师从国外订购整套改装设备,将自己的座驾打造得如同电影和杂志中一样的炫目;他们经常出入国外的重机4S店,购买几万元乃至十几万元的重机皮衣和银饰。这群人被称为美系风格。

与之对应的是日系风格,这个群族追求纯手工艺的配件,追求体现自我个性的改装。“如果说美系是星巴克,那日系就是手冲咖啡。”朱本淤说,他自己属于日系风格。

重机零件再造艺术品

在自己重机的改装过程中,朱本淤储备了各种各样的摩托车零件。在国外的重机杂志上,他看到了有重机零件制造的摆件和艺术品,并由此受到启发,开始对着自己工作室中的一堆零件有了想法。

“我不懂电路,也没有学过基本车床切割工艺等,为了做这些重机手工艺品,足足花了一年的时间准备。”朱本淤介绍,2013年7月,他制作完成了第一个作品。

朱本淤作品的特点在于不对重机零件做再切割,而是将其完整地应用到自己所设计的台灯、机器人、怪兽等设计中。这与国外已形成的制作方式不同,要求创意者更熟悉和了解每个零件的结构,知道何时需要如何运用什么零件。

对于朱本淤来说,每件作品都如同一个孩子,在刚被市场接受的时候,他的作品只在上海地区销售。“我怕快递会造成损害,每一个买家我都会自己开车送货上门,一辈子保修,如果你不喜欢了,原样退给我也可以。”

2015年底,上海通用汽车曾向朱本淤订购300件作品作为礼品,最终他不得不忍痛拒绝了。因为时间太紧,需要每天不停地做才能完成这笔订单,而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做喜欢的事情,维持热情又能养活自己。

目前朱本淤每月能制作40件左右的作品,月收入3万元左右。

“我就是机车皮衣的大神”

“我不是什么单子都接,什么衣服都做的。”洞洞眼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说自己是国内重机圈里手工皮衣制作的大神级人物。

35岁的洞洞眼,毕业于服装设计专业,2008年开设自己的工作室,专门定制皮衣。

“来找我定制皮衣的客人,大多数是玩重机或是玩汽车的,受他们的感染,我也加入了重机圈。”洞洞眼说。

来找洞洞眼定制皮衣的客人,会在电话中与他沟通皮衣的款式,之后他再上门量尺寸。制作一件皮衣的周期在一个星期左右,价格从2000元到4000元不等。

重机服装穿起来非常不舒服,考虑到骑行时防风防寒的功能,重机牛仔裤和皮衣都特别厚,为了防风,重机皮衣还要求非常紧身,因此,这些配备并不适合平时穿着。

在重机圈有“养牛”的说法,即牛仔裤穿完以后不能洗,将其自然平放,以维护布料纤维的拉伸曲线,保持其与人体的贴合度,“养牛”的人通常几年都不洗一次重机牛仔裤。

洞洞眼最得意的作品,是一件仿造BUCO公司经典款式为自己制作的皮衣,他将袖子用黑白皮拼接,改成了“囚服”的样式。“很多人都喜欢这件衣服,可我不接这个订单了,袖子那里颜色的搭配和弧度的拼接太复杂,太耗费工序了。”

在洞洞眼看来,重机的美式复古文化,在日本得到了发扬光大,日系风格的皮衣不仅版型更适合亚洲人,其对细节的改造和自我性格宣扬都做到了极致。

看关系定价的手工皮制品

29岁的熏鱼,玩重机也只有两年时间,在从事重机手工皮具制作以前,他的工作是设计电影美术道具。

2013年前,熏鱼一直在玩小排量的复古摩托车,现在平时的代步工具仍是一辆本田CG125复古车。“从事手工皮具制作这行业的唯一原因,是喜欢自己动手做东西的过程,喜欢这种自由的生活状态。一开始是自学,买了工具和皮料自己慢慢做,慢慢提升技艺。”熏鱼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与洞洞眼一样,他的客户基本上是骑车人群。

重机圈用得比较多的皮件,是钱包、随身小包、皮带和挂皮带上的一些实用收纳的小皮具,没有固定的必配备。

对于如何辨别手工皮具的好坏,熏鱼觉得,好的皮具,最重要的是皮革本身的质量和五金,做工是其次,牢固和实用是骑车用皮具首先考虑的问题。

熏鱼的产品价位从几百到几千都有,定价很随性,很多时候看与客人的关系而定。月产量依据产品的类型而定,小的皮具一天可以做两个,如果是摩托车上的大包,则要四五天。

一个随身带的钱包,先要画版型,再把纸模画在皮料上,再裁切皮革,打孔,封线,再到封边,即使工艺不是很复杂的钱包,也需要十几个小时的制作时间。

熏鱼基本保持一周有六个工作日,但工作时间从两小时到八小时不定,看天气、看状态、看心情而决定,所以没有固定的销量。有兴趣的单子,他能在一个月内完成,没兴趣的订单,就会往后拖延。

像朱本淤、洞洞眼和熏鱼这样的重机玩家,属于重机圈中的独行侠,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俱乐部,却有自己的小圈子定期聚会。小聚会基本每周都有,去夜晚的酒吧聊天,看着自己的重机停在酒吧门口,享受着路人的侧目和美女的惊叹。

大的聚会基本一个月一次,骑车出游。

当初引荐朱本淤进重机圈的影楼老板,已经因为车祸而瘫痪了。看过太多的事故后,朱本淤和朋友们开始用自己的方式继续热爱重机。(骆晓昀)

贵阳订制工服

张家口工服定做

上海职业装设计

霍林郭勒定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