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年付利息1800亿铁总在给银行打工

发布时间:2021-01-25 16:13:18 阅读: 来源:风管厂家

一年付利息1800亿 铁总在给银行打工

一年付利息1800亿,铁总在给银行打工? 王梦恕 :铁路资金是个大问题  王梦恕:铁路资金是个大问题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继续加码铁路投资。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铁路投资要保持在8000亿元以上,新投产里程8000公里以上。同时,李克强表示,今年中央预算内投资增加到4776亿元,但政府不唱“独角戏”,要更大激发民间投资活力,引导社会资本投向更多领域。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总理的报告还是很务实的。”如今,中国高铁高速发展的同时,也遭遇了“成长的烦恼”,但王梦恕对中国高铁发展的前景非常看好,他对记者说:“我的铁路梦就是想把铁路跨洋修到美洲。”  《华夏时报》:铁路资金情况来源单一的情况有没有得到改善?  王梦恕:我们修铁路的钱基本全是银行贷款,贷款已经达到3万多亿元,按照6%利息来算,铁总每年要拿出1800亿的利息给银行。而铁总200多万员工一年的工资还不到1500亿,因此很多人戏称,铁总是在给银行打工。那么接下来怎么调整,怎么改革,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如果改革处理得不好,技术就会外流。目前来说,铁路资金确实是个大问题。  《华夏时报》: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民资入铁,民资入铁提了多年,却进展缓慢,您有什么建议?  王梦恕:目前各地都要修一小时铁路到省会,这个钱中央希望各省市自己出,可以引用民间投资,现在有条件的地区已经都在搞了,广东省最先做,目前各县市到广州的铁路基本已经修完了,正在调试,这些铁路既是货运又是客运,既解决了运输,又不浪费资源。目前各省的城际铁路,一些有实力的私营企业应该考虑参与,只要铁路建起来,就有人流物流,还有专用线路可以用。  我们国家能源有限,要保证国家的发展,还是要大力发展节能的铁路,来代替耗能的汽车运输。用汽车运煤,1吨公里需要6毛钱,用铁路才6分钱。铁路能源消耗只占运费的1.9%,汽车要占到85%。  《华夏时报》:您怎么看待中国高铁走出去?  王梦恕:我们以前出口的东西价值都很低,两汽车的东西拉到国外去,只能换回来一手提包的东西。我们出口的东西不值钱,唯有高铁,目前我们中国高铁已经被公认为在世界上是最强的。中国高铁走出去,可以换回资源,因为很多国家没钱修铁路。比如我们在伊朗修了两条地铁,还修了一些高速公路,伊朗便会将他们的油便宜卖给我们,这是很好的互利方法。  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中欧班列,可以通到非洲。现在从大理修一条铁路,到中国、缅甸的边界瑞丽,从瑞丽进入缅甸到马来西亚再到新加坡 ,离马六甲海峡很近,另一条线从老挝到泰国到昆明,两条线互补,这样等于西北有一个出口点,西南有两个出口点。  现在我们的铁路也走进了美洲地区。比如南美州,委内瑞拉450公里铁路已经快修完了,那里油很多,铁砂也很便宜,但是就没有路向外运输。我就想能不能穿过满洲里,沿海底隧道穿过白令海峡,到阿拉斯加,再到加拿大 ,沿着美国西海岸到南美、墨西哥 。这样一来,到非洲到欧洲到中亚最后到美洲,全世界高铁连接以后,甚至可能会出现第三次工业革命。这对中国发展来说意义重大。  《华夏时报》:中国高铁走出去遇到很多困难,比如墨西哥高铁招标事件,您对此怎么看?您认为高铁出口遇到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王梦恕:墨西哥铁路就是政治问题,当时谈得很好,而且造价也很便宜,速度很快,3年建成,然后运营交给墨西哥。墨西哥方面也很高兴,还解决了他们的就业问题,但是最后出现了政治问题。  高铁出口还有同质竞争问题,比如南车北车,在国外竞争就出现了问题,南车一列车200多万美元,北车100多万美元,南车一看对方那么低,又改了,比北车便宜1万美元。这么报价,甲方一看,从那么高一下降下来这么多,还能保证质量、安全问题吗?于是两家就都被取消了资格。这个事件惊动了中央。如今把两家合并,就能从技术上有所提高。以前南车北车主要考虑招投标竞争问题,没把力量用在技术问题上。同样中铁、中铁建两大公司也要合并,合并以后技术更强,在技术上垄断是允许的,有利于国家的发展,发展才是硬道理。  《华夏时报》: “一带一路”给中国铁路带来很大机遇,未来是否还会增加新的线路?  王梦恕:中欧班列原来只有西安有,每两周开一列。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运出去的东西和运回来的东西都差不多。我们出去的钻机等施工机械不少,欧洲现在回程的货也不少。通过既有线路将货物直接运到各省会,比原来走水运节约了大量运费。  当然,中欧铁路还要修新线。原来是要走西北,但这条路大部分都在俄罗斯 ,而剩余2000公里左右从中国境内走是最近的,所以我们还要修一条新线。  “‘双引擎’和‘两个清单’冲击了我” 冯俊:用负面清单管理科研经费  冯俊:用负面清单管理科研经费  本报记者陈锋两会报道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5日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冯俊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坦言:“报告没有报流水账,没有面面俱到,很简炼。”  冯俊表示,2014年的工作可用一句话概括,稳中有进。“稳”表现在增速稳、就业稳、物价稳;“进”体现在几个方面:经济结构有新的优化,经济质量有新的提升,人民生活水平有新的改善,深化改革有新的突破。  《华夏时报》:对于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2015年工作要点,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冯俊:报告中“双引擎”和“两个清单”冲击了我。先说“双引擎”,李克强在此强调了两个引擎,即改造传统引擎和打造新引擎,既要激发传统经济的活力,同时要加强新经济引擎的引领作用。  报告说,当前经济增长的传统动力减弱,必须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一方面,增加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加大政府对教育、卫生等的投入,鼓励社会参与,提高供给效率。这既能补短板、惠民生,也有利于扩需求、促发展。另一方面,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既可以扩大就业、增加居民收入,又有利于促进社会纵向流动和公平正义。  《华夏时报》:为什么说对您造成冲击?  冯俊:总理强调经济要靠“双引擎”,两者不可偏废,这很重要。不要以为一提创新,便偏重于新,把传统动力轻视了。针对拉动力减弱的传统引擎,未来我们要着力激发它的活力。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各区域的发展不均衡,中西部很多地方的发展相当长时间内仍然要依靠传统经济,我们要通过改革激发其活力,让经济继续发展。  总理在报告中提到很多举措,如棚户区和危房改造、城市地下管网等民生项目,中西部铁路和公路、内河航道等重大交通项目,水利、高标准农田等农业项目,信息、电力、油气等重大网络项目等。这些投资,实际上都是增加公共产品供给。  而在加强新引擎方面,要用创新驱动发展,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同时,政府在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上大有作为。在谈到创新时,总理有一个新的提法“中国制造2025”,强调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升级,这个说法让我们印象深刻。  此外,“两个清单”也是报告中的亮点。它实质上是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一方面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市场和政府这两只手的关系要处理好。  “两个清单”,即从市场准入的角度,实行负面清单,法无禁止即可为,给市场更大的自由度和空间。而对省级政府实行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即行政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责任必须为。“两个清单”,体现了依法治国的原则。  《华夏时报》:您在今年两会也提交了一份跟“负面清单”有关的提案,请您介绍一下。  冯俊:我提交的提案建议采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改进科研经费管理。2014年,我国的科研资金投入总额仅次于美国,中央本级财政预算的科研资金达2580亿。国家对科研经费使用的管理日趋严格,但具体实施细则过于刻板或僵化,在实际操作中反而滋生了更加令人担忧的后果。我的议案借用了“负面清单”的概念,谈优化科研经费的管理,简而言之是,建议将以往的“正面清单+事前审批”的管理模式转变成“负面清单+事中监管和事后审计”的管理模式。  当然,它也属于简政放权的范畴。我建议只规定科研资金不能干什么,不用具体管它能干什么。比如规定:不得采购与项目研究无关的设备,不得列支与项目研究无关的差旅费,不得利用项目经费开展娱乐活动,不得突破按照项目规定的人员费用支出的大比例等等框架性约束条件,而不再罗列具体用途。  《华夏时报》:请您评价一下当前社会诟病较多的学术造假和科研经费腐败现象。  冯俊:学术造假属于学风问题,学术圈有“学风建设委员会”,应发挥其作用,进一步加强学者的道德教育。同时,还要健全处罚制度,通过舆论和制度来监督、约束。  至于涉及科研经费的腐败问题,我认为,在依法追究违法者责任的同时,也应从科研经费管理制度上反思,修订或完善现有制度,使之既能发挥科研经费激发学者创新研究、追求优质学术成果的作用,又能堵塞管理漏洞,预防科研经费腐败。

装修公司报价单

金泰蓝郡

95平米装修效果图

相关阅读